今天是
| ENGLISH | 移动网页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首页 > 成都宗教 > 宗教概况
 
《道源成都》(下篇)
发布日期: 2009-11-12  信息来源:成都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浏览次数:17682次
〖字体: 〗〖打印本稿〗〖关闭

《道源成都》下      

 

灵真道场

建筑是固态的文化。成都道教的建筑设计和建筑风格集中反映出道教文化深邃内涵和审美理念,在中国的古建筑领域占有重要地位。

崇尚自然,师法自然,这是道教永恒的教义。这一观念反映在建筑上,则是依形造物,因地制宜。结合山形地貌或洞窟泉流,成都道观建筑呈现出多姿多彩的景观。

依据所处地形不同,成都道观大致可分为园林道观和山林道观两大类。位于成都市区的青羊宫和二仙庵是园林道观的代表。青城山道观群则是典型的山林道观。

园林道观因为地势平坦开阔,殿宇等宗教活动场所中轴线布局特点显著。

山林道观因无法施展中轴分布,明显的建筑布局是一个个递进的院落或独立的院落。

青城山天师洞的五重大殿由大小十多个院落和天井组成,曲折环绕的走廊把殿宇楼阁联成一片。天井中的古木奇花,与周围的自然景观交相辉映,构成人、景、物浑然一体的天然画图。

道观建筑一般由神殿、膳堂、房和园林四部分组成。其中园林部分最能反映道教的审美趣味。

这些亭、台、楼、榭因地造形,就地取材,既经济实用,又千姿百态地妆点着环境,给人一种返朴归真的愉悦。

也有设计精美,装饰豪华的园林建筑,青羊宫内的八卦亭是其代表作。

八卦亭地基为一方坛,亭体则为圆形,象征着道教天圆地方的宇宙观。亭分三层,由十六根石柱撑起,亭内外塑八十一条飞龙,六十四卦象,象征老君八十一化及阴阳八卦学说,整个建筑严谨大方,精巧壮观,从外形到内涵都生动地反映出道教的宇宙生成学说。

现存的成都道教宫观大多为明、清的建筑,与北方地区的道教建筑相比,其开敞通透,质朴淡雅的川西民居建筑特色更为突出。

都江堰市二王庙在宗教建筑中享有崇高地位。它的特点是始建年代早,整体布局奇,微缩建筑巧,重檐宽廊新。在一万零二百平米山坡地摆放六千零五十平米房舍,给人的感觉是曲径通幽,错落有致,毫无壅塞压抑之感。其环绕大殿的宽大回廊既给游客留下歇脚避雨之地,又能让大殿通风透光,是川西民居宽大街檐的翻版。

道教建筑中的装饰风格多样,但无论雕刻还是彩绘都不离福、禄、寿、吉祥如意和羽化登仙的主题。

道观建筑的主体是神殿,而神殿的灵魂则是殿内供奉的三界神仙。

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是道教的三清尊神,几乎每个宫观都要尊奉。

对于一些于国、于民、于道有突出贡献的历史人物,如李冰、王重阳、吕洞宾、杜光庭等,也被尊奉为神仙,这叫“功德成神”。成都道观主祀的功德神仙有葛仙翁的葛仙观、孙思邈的药王庙、李冰父子的二王庙,“全真七子”的青城山全真观等。

 

科仪音乐

道教科仪,亦称斋醮、法事,俗称“道场”,是道教护国佑民,祈祷平安、济度亡灵的主要形式之一。

斋醮有清醮与幽醮之分。

清醮即太平醮之类的法事,如祈福谢恩,祛病延寿,祝国迎祥,解厄禳灾等;

幽醮属于济幽度亡之类的法事,如摄召亡魂,沐浴度桥,炼度施食等。

成都道观是举办大型斋醮的重要道场。

早在东汉张道陵创教之前,巴蜀原始宗教中便有丰富的斋仪活动。道教科仪在原始宗教斋仪基础上不断提炼,伴随道教的发展而逐步完善。

早期的斋醮传承了巴蜀古代宗教祭祀的内涵,以诵经为主,和以钟鼓、管弦乐乐器及舞蹈。

魏晋时期,道教成为士族普遍接纳的信仰。众多学者与高道对早期科仪进行了全面的改造,完善了道教理论和科仪体系,科仪中使用的音乐也得到长足发展。

《汉武帝内传》及葛洪《抱朴子》等著作中谈及了笙、钟、敖等乐器和“九天之钧”这一仙乐的概念,并描绘了仙乐的空灵玄妙,从理论到实践都使道教科仪更上一层。

此后,道教内出现了《上清经》、《灵宝经》和随之形成的上清派和灵宝派。这两大派都很重视音乐在修道通神中的功能,传世经典有《大洞真经序》和《灵宝经》。

南北朝时期,道教科仪音乐正式形成。道士陆修静历时二十多年致力于道教科仪革新,编创了一套丰富的科仪经典曲目,建立了一套完善的科仪体系。

对成都道教科仪和道教音乐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当数唐末诗人、青城山道士杜光庭。

杜光庭道号广成天师,他认为道教音乐能调和心志,使人接近于道。他对成都的传统道教音乐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兼收并蓄,推出了风靡全国的南韵曲目。

唐代女诗人薛涛在《试新服裁制初成》一诗中写到:“每到宫中歌舞会,折腰齐唱步虚词”。《步虚》是南韵的一支曲目。可见当时的道教音乐不仅在教内演奏,而且已被上流社会广泛接受,成为一种时尚乐曲。

清康熙年间,陈清觉道长入蜀,带来了时称北韵曲目的全真通用科仪音乐《全真正韵》。光绪年间,成都二仙庵道长宋慧安又从北京白云观带回了白云观道教音乐。这两次新鲜血液的注入,使成都道教音乐得到融汇充实,音乐韵律和演奏元素更加丰富多彩。

值得一提的是清代二王庙高道张孔山,他按道教师法自然理念创作的古琴曲《流水》,被视为能传达人类信息的仙乐。美国旅行者2号飞船将这首乐曲载入太空,在茫茫宇宙中寻觅人类知音。

当代全真派著名高功、经师江至霖、刘理钊等人,在道教科仪音乐一度湮灭的特殊时期,担负起了传承和发展成都道教音乐的重任,在他们口授下,成都道教音乐完成了记谱和配器,度过了断代危机。

随着宗教政策的落实,成都道教科仪和道教音乐受到应有的重视,在政府和主管部门的支持下,青城山仙乐团和青羊宫道乐团相继成立。两大乐团励精图治,多次参加全国文化交流活动。20055月,两大乐团代表四川省首次参加了由中国道教协会举办的第五届道教音乐汇演,以其空灵婉转、悲而不伤的特有风韵,征服了听众。同年7月,成都道乐团赴台湾参加“海峡两岸道教音乐会”,促进了海峡两岸文化交流与对话。20086月,“成都道教音乐”成功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道在养生

重视生命,重视养生是道教有别于其他宗教的显著特点。成都道教在倡导“外炼内修”的同时,把膳食与医药作为强身健体的后天之本,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养生体系。

道教倡导素食,在食物配置和烹制调和方面,成都道教主张“食之有道,食之有理”。

食之有道,是指饮食要有规律,要应四时八节,冬季益于温补,夏天宜于宣泻;食之有理,是指食物搭配要有辩证观点,燥热的食物可佐以凉饮,凉性食物应以温热之物辅佐。道家把人的体质与食物链归并到阴阳五行,用五行相生相克的辩证方法来配备饮食。

道教主张“医食同源”,认为药物与食物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基于这样的理论,成都道教研制出不少名扬海内的保健食品:荇藻仙蔬、瑶柱蕨苔、玫红脆线、白果炖鸡和洞天乳酒等等,都是成都道教独具特色的养生美食。

青羊宫的素斋被誉为“绿色的长生宴”。所谓绿色,是指食品的原材料都是原生态的豆制品或时鲜果蔬,摆上餐桌却琳琅生辉,秀色夺人,这种素宴能让人餐饮之间疗病健体,是医食同源的典范。

道教追求“长生不老”,在修炼的同时,积极探索医药养生,留下了很多珍贵的遗产。

唐贞观七年,被后世尊为“药王”的孙思邈入蜀,在青城山修道期间,写下了与《千金要方》互为羽翼的《千金翼方》。在这两部中国最早、影响深远的医药百科全书中,孙思邈对养生之道做了全面系统的阐释。

唐武宗时,青城山道士邢先生用青丹绞梨汁进服的疗法为武宗皇帝治好了顽疾,使得青城山医道名声大震。

晚唐时期,杜光庭在青城山写下了《玉函经》,再次拓展了成都道教的养生之道。

道家的“素食药膳”、“丹方药方”传承到清代,很多优秀的素食食谱、药膳秘方和丹方药方,成为世人垂涎的奇方秘籍,涉及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等诸多门类,对骨伤科的治疗更显奇效。

1940年,青城山上清宫开设“济贫医社”,用中药和针灸为山民治病,得到了冯玉祥将军的高度赞赏,欣然题写了“医国救民”的牌匾赠送医社。

当代,成都道教精通医理的道长仍不乏其人,张至益、刘元常、刘理钊、李真果、曹明仙等多位道长继承与发展道教医术,博得人们敬仰。师承刘元常的曹明仙道长现已95岁,医术高明,精通内外炼养功夫。人称“多宝道人”的名医李仲愚,精通道医,尤以耳针闻名于世。极富传奇色彩的高道李真果大师,以一剂“洁尔阴”秘方成就了恩威集团的辉煌事业。

 

丹道武学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是在道家炼制丹药的过程中横空出世的,这反映了道教与中国古代科技的关系。

道教炼丹源远流长,分为外丹和内丹。

外丹术源于先秦神仙方术,是在丹炉中烧炼矿物以获取“仙丹”来实现长生不老的目的。名医张觉人传“玄门四大丹”,悬葫济世,医德昭然。

南北朝以后,道家把人体拟作鼎炉,凝炼精气神,这就是内丹术。它是道教炼养功夫的核心,是一种较高层次的健身方法。

养气属于道教内丹的养生方法,是中国传统的行气、调息、和神等内炼方法的总称。

养气之法早在秦汉时期就有了相当的社会影响力。唐宋时期是中国道教内丹术修炼的鼎盛期。

宋神宗熙宁二年,道教南派紫阳真人张伯端于成都得青城丈人密传内丹法诀后,写成《悟真篇》一书,用诗词的形式阐释道教内丹功法,是宋代以来道教丹法的重要经典,被誉为“修丹之金科、养生之玉律”。

清初,碧洞真人陈清觉在青城山、二仙庵深研内丹功法,圆融南北两派,创造性地发展了内丹功法。他因体弱多病而入道,凭内丹功法养护,享年九十一岁。

道教中的女丹法,是依据女性特殊心理、生理特点而创立的,有别于男性的内丹功法。1985年,法国学者德斯珀女士在青城山考察归国后,在巴黎出版了《中国女丹》一书,在海外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武术与内丹功法互为表里。正所谓“外强四体,内活经脉,修命强身”。

成都道教素来崇尚武术,青城武术被列为全国四大武术派别之一,在海内外有很大影响。

成都道教的武术有内家拳法、剑术、轻功等重要派别,其中剑术与轻功闻名天下,是我国传奇小说的重要题材。

这双铜鞋长38厘米,重14.8公斤,鞋底有防滑的横沟,是练习轻功的专用的工具。从这双沉重的铜鞋我们可以体会到成都道教武功的高难度。

成都道教武术大多流传民间,因此也得到较好的承传与发展。

当代的张至益、易兴莹、包至清等高道精通丹道武术,在国内有较高声誉。

研究道教医学的王庆余先生著有《秘传道教筋经内丹功》、《道医窥秘》等专著。

近、现代著名武师余国雄,师承青城道士习练洪拳、青城太极,多次在全国比武盛会中夺冠。他还带领弟子参加台儿庄保卫战,立下不朽功勋。

如今,成都道教武术已经跨出国门,活跃在世界武坛。

 

文化遗产

成都道教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遗存下丰富的古迹、文物和翰墨辞章。

鹤鸣山老君顶、青城山天师洞是张陵及其弟子最早结庐创道之地。这里洞穴依旧,遗迹尚存,张天师亲手栽植的古树仍苍翠卓立,生机勃勃。〔天师银杏、九株松、三丰柏 加字幕〕

近、现代考古发掘,出土了不少石碑、法印、法器、绘画和雕塑,它们产生的年代多在千年以远,是观察道教早期组织形态以及道教发展轨迹的珍贵文物。

天师洞这尊张天师石像制作于隋朝大业年间,是目前全国留存时间最早的天师像。

这组三皇石雕制作于唐开元年间,不仅让我们欣赏到1400多年前精湛的石雕艺术,更让我们领会到那时的道教文化已具有很大的包容性。

唐玄宗手诏碑是青城山道教的镇山之宝。由玄宗皇帝亲自草拟的这道诏书,明确“观还道家,寺依山外旧所。”由此结束了青城山数十年道佛争端。它见证了唐朝政治与宗教错综复杂的关系。

有趣的是,玄宗皇帝在诏书中把清城山的“清”字写成了“青”,清城山从此改为青城山。

成都道教保留完好的文物古迹还有:

汉代画像砖(西王母等)

 老君山汉代崖墓石刻 

《孔子问礼于老子》画像刻石(汉)  

宋代道教符碗

宋代道教镇墓文

宋元明清道教铜制法印

明清道教石刻 

明清道教水陆画

青城山祖师殿杜光庭读书台与《三洞藏》、《玉函经》  

千圆道观赵公明执鞭骑虎摩岩造像(明) 

二仙庵康熙御书"丹台碧洞"匾额(清)

南宋的青羊宫独角铜羊

《重刊道藏辑要》印版以及近代蒋中正、冯玉祥、林森、赵熙、张大千、徐悲鸿等政要、名流的题刻。

青羊宫的铜羊共两只,以独角羊最为珍贵。这只铜羊集12生肖于一体,造型奇特,制作精巧,是世所罕有的宝物。

《重刊道藏辑要》是成都青羊宫组织编篡、刻版、印刷的一部综合性道教典籍。历时22年,收录道经319种,刻制经版14000块,装桢分订254册。其文稿收集之全,编著刻印之工,发行影响之大,在道教历史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堪称中国道教文化之瑰宝。       

几千年来,成都地区的秀美山川和博大精深的道教文化,引来无数名人雅士,他们或论道抒怀,或记事状物,留下大量华美辞章,极大地丰富了成都道教的艺文宝库。

青城山建福宫内这幅长联出自清代通江秀才李善济之手,共394       字。他把青城山的历史、地理、文化典故用骈联句式一气呵成,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和文学价值。

近、现代文学巨匠王冶秋、黄震、碧野、画家张大千、黄宾虹、徐悲鸿都曾寓居成都青城山,其中张大千先生在青城山滞留达三年之久,为成都道教留下大量书画作品和传世文章。

走进成都道教,你就走进了知识宝库;走进成都道教,你就走进了文艺殿堂;走进成都道教,您就走进了神仙福地。认知成都道教,会提升您生命的品质。       

上一条 第三届中国(成都)道教文化简介(2010-9-21)
下一条 中国成都佛教文化展将在成都举办(2005-9-15)
地址:成都市锦城大道366号市级机关第三办公区1号楼9楼 电话:028-61880999 传真:028-61880968
版权所有:成都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主办单位:成都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技术支持单位:成都市世腾信息服务中心
ICP备案号:蜀ICP备1401689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51019002001295
网站标识码:5101000029